已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有码过一篇像样的文章了。
上篇文章纯粹瞎水,这篇认真码(论博客存在的意义,咕咕咕咕咕
很乱,因为我想说得太多,而在现实中又很少有机会去表达,见谅。

这个博客

先把那过期的证书换掉了,再搬了家,换了个皮。
p.s. 有一些评论在搬家时搞丢辣,真的很抱歉呢~~

悲伤的双曲线

从考场里出来,竟然意外的麻木。
我站在原地,目送她匆匆离去。

江苏小县城,物化考生基本都是本校的,所以一考场30个人,就五六个不认识的,其他玩的都挺熟的,当然也有她。
初三的时候,同桌嘛,难免会有些小小的交流,没有什么太暧昧的操作,一直当作是朋友关系。后来中考失利,父母将原因很大一部分推到她身上。高一刚开始时见了面还打打招呼,后来甚至互相送了一本书。我妈发现后,勒令我还回去,断绝一切来往。当时巧了,平行班里(她在另一个平行班,这也是我妈努力的结果。)有同学问我,“害,你们有没有那啥啊”,当时心里就很不乐意嘛,毕竟长那么大,我在同行眼中一直还是光明正大的样板人物,也很少会去搅混水,如上所言,并没有什么太暧昧的操作,只是正常朋友关系嘛(不要说我狡辩,至少她也这么认为..)。于是提出“见了面就当不认识吧”这样的要求。
之前见了面一定会打招呼,后来她可能是当我在说着玩吧,依旧跟我打招呼。而我就当成陌生人,头也不抬,慌慌张张地跑过去了。
从此再也没说过一句话。
巧了,高考也在一个考场。考完每场,我都会在座位上坐一会。看到她出去了,我才出去。毕竟,你不能影响人家考试的心情嘛!(一学长告诉我他在高考前一天去表白,我心里默念这特么是人么,人家妹子咋高考!?)
最后一场从考场里出来,竟然意外的麻木。
我站在原地,目送她匆匆离去。原来在脑海中幻想了无数遍的美好结局,也就这样泡了。
其实,我一直都想对她说声“对不起”。只不过还有机会吗?

考前考中的各类bug

考前2天 车子乱停,被德育处藏起来了,在校园里找了1小时没找到,多亏---我跟辉哥关系不错---马校一直很看重我,关心我,帮我解了围,把车子搞了出来
考前1天 在学校里上自习,跟表姐借了她小办公室的钥匙,相当于开了个只有我一个人的包间吧。虽然说很肃静,不过也有缺点:一切通知你都接受不到!一看表,11点了,该回去了。在2楼看到了C部年级主任,大声喝止“干啥去???”
我当然一头雾水啦!?这难道不到放学的点了么!?
旁边一位附和着“去去去,让他走!”
我心里想,“切”,就背着书包往下走了。直到...我看到另一个楼梯口里,有一大群人在缓慢向下移动。靠,知道了,县领导班子来学校检查高考布置情况,刚从楼上下来...
赶紧跑ε=ε=ε=(~ ̄▽ ̄)~
考数学 监考老师贴条形码,有一段(10%)超过了规定方框的范围...(当然是抓紧呼叫重贴啦
考语文英语 作文差点没写完
考物理 考完出来就知道自己错了6分了,估计A+无缘,毕竟卷子easy到极点。

考后干了啥呢?

马不停蹄地去了南京。考完是16:40,18:40就坐在我爸借来的车上了。
因为要参加南大综评(0712)的缘故,提前两天去参加所谓的培训。
不过真心说一句,请来的虽不是上了年纪的老一辈们,年轻的男孩子们(曾经有过经验的,并且都是保送dalao)都很给力!有不会的地方,直接解决,言简意赅,每次问完都有醍醐灌顶之感(是我太菜了)。
【下面几张图,有点大,可能加载较慢,原谅我~】
要不是这个紫色小棚子,我就拍全那四个字了~
南京大学1
南京大学2

考完发了个小袋子,蛮好看的,纪念下~
小袋子
0719出来结果了,没过

这几天在干啥?

搓php,---搓鸟哥的linux私房菜---,研究开小鸡,玩杜甫。
贪多嚼不烂,一步一步来。

未来想干啥?

先卖波笔电,然后苦心经营一个垃圾站,争取一年上权5(又开始瞎喷了),A5上卖掉。
至于卖小鸡,再等等。(毕竟人家都是5分钟回工单,咱们36h以内,多少有点差距呢~)

已经是0721了呢,下午睡得时间有点长,这可不好。毕竟熬夜伤身。